甘肃旅游攻略
  • 甘肃最成功的舞台剧,960场轮番上映,观众:看一次哭一次

    2019-06-18发布  人阅读

在甘南合作市采风时,适逢《大梦敦煌》巡演,于是在离敦煌一千多公里的甘南大剧院观看了这场演出。关于这部布景金碧辉煌、剧情跌宕起伏、配乐百转千回的舞台剧,我有很多感动,也有一丝遗憾。

走出剧场许多天,打开电脑要写这部剧的推荐,我的思绪仍停留在它那悲情的结局上。我得承认正是它的结局抓住了我,那些和我一样感同身受的观众们也在剧终时起立鼓掌,久久不愿离去。

这是一部各种殊荣加身的舞台剧:投资最大的舞剧、最强戏剧制作班底、最成功舞剧作品、最成功舞剧票房、最庞大舞美制作、文化底蕴最丰厚的舞剧等等……导演为著名编导家陈维亚,作曲由张千一操刀完成。

这是一个以敦煌为背景的传奇色彩舞剧,一场四幕,穿越千年。它以青年画师莫高(国家一级演员刘震)与大将军之女月牙(国家一级演员刘晶)的感情故事为主线,融合了敦煌舞、民族舞、古典舞、民间舞蹈等多种表现形式。

相比早它二十年的《丝路花雨》来说,二者的共同点,都是以敦煌背景创作,并人为编排的爱情故事;不同点是《大梦敦煌》更加的自由和奔放,更多的以人性作为切入点,不拘一格,而《丝路花雨》则是更传统的“壁画式舞蹈”,最终,二者带给观众的观感也是迥然不同的。

这两个舞台剧我都很喜欢,但遗憾也来源于此。大西北凄美的爱情故事我们看过太多太多,像在风沙中倔强生长的花朵惹人怜惜。

但是却没有看过以正史作为主心骨的舞台剧,去挖一挖那些刀尖镌刻的历史,那些撕心裂肺的记忆。一个民族踉跄前行的背影,肯定能给后人最震撼的观感和深刻的教育意义。

视角回到这部剧上来,之所以说是命题作文,就是从开始就已知了剧情的梗概,但精妙的设计、演员出众的表演却让人全身地投入其中,忘却了那些主观的猜想。

序幕:二十世纪初、敦煌莫高窟,时任莫高窟看守——大家所熟知的道士王元禄,在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日子里独自打扫着。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打开了一个藏满经卷的洞窟,他在巨大的使命感驱使下,从茫茫的典籍中打开了一本,莫高窟千百年的传奇就如同这画卷一般展开在他的面前。

第一幕:时光回溯至远古时代,西北戈壁沙漠中,从中原而来的年轻画师莫高,怀揣“飞天”画稿,长途跋涉在前往敦煌的路上。一路风沙,饥寒交迫,莫高却始终没有放弃前行,直到精疲力竭,产生各式各样的幻觉。

这时来了一直军队和一个年轻的女将军,面对力竭的莫高,她掠去了他怀里手中的画卷,给他留下了一个月牙形水囊。临走了女将军回头望了莫高一眼,正是那一眼,影响了后续的故事走向。

第二幕:莫高凭这一袋的水走出了沙漠,来到三危山前。彼时这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莫高为身临圣地感到欣喜,又为失去了飞天画作而痛心,喜忧交加中走进了洞窟,投入了绘制壁画艺术的洪流。

女将军(月牙)在城里与莫高相逢,似曾相识,而后她便褪去铠甲,专程来洞窟找莫高。在洞窟内,月牙被莫高的艺术气质所吸引,二人逐渐坠入爱河。此时月牙的父亲却率军杀入城内,将月牙带走,还几欲杀死莫高。莫高在洞窟中孤独而寂寥。

第三幕:为断绝二人的来往,大将军逼迫月牙招亲。权贵都觊觎月牙的美貌,闻风而来,趋之若鹜。但月牙却心系一人,不为所动。此时莫高带着面具进场表演,技惊四座。

月牙认出了莫高,却只能默然相对。大将军也发现了莫高的身份,勃然大怒将其逐出。月牙再次救下莫高,二人绝尘而去。而大将军也率军杀出。

第四幕:二人在莫高窟内互诉衷肠,情意绵绵。此时二人的舞蹈是全剧中最美的部分,有莫高如山川的坚毅,有月牙如泉水一般的温柔。他们定下终身,永不分离。

而大将军随即赶到,在一番纠缠后,大将军的利剑无眼,错杀了挺身阻挡的月牙。

面对女儿的鲜血,大将军悲怆中骤然苍老,踉跄而去,而月牙在弥留之际将飞天画作交给莫高,让他去莫高窟里完成这副惊世巨作。

莫高将水囊里的水洒在爱人沉睡的身躯上,月牙便化作了一弯清泉,而莫高遵守了诺言,以月牙泉水润笔,在巨大的悲痛中完成了飞天,这幅敦煌文化中最具代表性的画作。从此莫高窟千年不朽,月牙泉万代不涸,爱情融入到艺术中,朝夕相伴,永不分离。

虽然是一场戏,而我却被结尾感动到哽咽。演员的表情分明在说这不是一场戏,得意时欣喜若狂,悲痛时泣不成声。

直到一段花期开到荼蘼,一股缠绵如烟耗尽。

如果说舞台上的每次离别都是这样痛彻心扉,那我宁愿不曾看见,人世间也就少了一场生离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