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旅游攻略
  • 在滚滚红尘中流浪——曼妙敦煌之旅

    2019-06-06发布  人阅读

不知屏幕前的你,是否和我一样已经对城市中朝九晚五的生活逐渐麻木。

每天清晨在不绝于耳的车鸣声中惊醒,挤着犹如沙丁鱼罐头一般的地铁赶到公司,面对着三寸见方的屏幕从日出工作到日暮,最后在街边便利店闪烁的霓虹灯照耀下疲惫地回家。

如此这般周而复始的重复性工作让我感觉逐渐迷失了自己生活的意义,终于在某个赶完策划案的深夜里,我决定给自己一个假期,前往敦煌,在茫茫的戈壁滩上寻回真正的自己。

提到沙漠,想必大多人都会联想起金黄的沙丘、贫瘠的土地以及半掩在沙丘中早已被风干了的动物尸骸。沙漠似乎总给人一种格外荒凉的感觉,哪怕是对于故地重游的我,再次踏上这片土地时,依然被这广袤而雄伟的戈壁景观所深深折服。

刚落地,干燥的空气就夹杂着沙粒扑面朝我涌来,杀了我个措手不及。或许这就是沙漠吧,热情而奔放,包容万物却又格外严苛,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在这个地方发挥到了极致。而抵达此地的我,也被剥去了一切的社会属性,真正地直面大自然的巍峨与壮丽。

在偶遇的商队指引下,我们抵达了位于巴丹吉林沙漠和塔克拉玛干沙漠交界处的鸣沙山。关于鸣沙山,民间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传说:相传汉代时,汉军和匈奴交战时,大风突起,漫天黄沙将两军人马全部埋入沙中,如今每当有行人从鸣沙山顶部滑下时,沙子就会传来“嗡嗡”的鸣叫声,而这个鸣声就是当年阵亡于此地的两军的喊杀之声。千年过去之后,黄沙掩埋了这里曾经经历过的所有的痕迹,只有这动人的传说一代代地流传至今。

翻过鸣沙山后,一抹绿洲引入眼帘,那便是赫赫有名的“飞沙不落月牙泉”了。月牙泉存在于此地已有千年,纵使这一千年里,烈风不止,飞沙不断,但这月牙泉依然不曾干涸,宛如一颗璀璨的蓝宝石坐落于这茫茫的沙漠之中。

而除了它永不干涸的特性之外,月牙泉还庇护了许多动植物得以在此繁衍生息,其中就包括了一种开着淡红色小花的植物,它就是大名鼎鼎的罗布麻,具有延年益寿,清心降压等独特功效。漫天叱诧的飞沙,坐落于流沙之上的清泉与植根于戈壁的顽强植物汇成了沙漠中这一壮丽的奇观。这三个看似相互对立的事物却和谐的共存于此,让人不得不咋舌于自然奥秘的伟大与壮观。

站在沙丘上远望日出之时,我突然想起之前在书中看到的一句话。“沙本是世间的精灵,无依无著,安定流浪听凭风停风起,而沙漠收容了他们。”我觉得不然,飞沙和沙漠本是共生之体,飞沙赋予沙漠轻盈和灵动,沙漠让飞沙沉淀而厚重,两者相互交融。飞沙是流浪着的沙漠,而沙漠则是沉睡中的飞沙,似乎在这飞沙和沙漠之间的冲突与交汇之中,我意识到了一丝哲理的意味,而这也会是我这次旅程中不可多得的收获之一。

想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了为何那么人们都选择来到这荒无人烟的隔壁寻回自己。只有在这没有手机信号和通俗娱乐的戈壁之上,我才可以真正作到抛开一切的物欲,真真正正的回归真实的我。而同样的,也只有在这波谲云诡的沙漠之中,我才能真正的沉浸其中,亲身体会到生命的可贵与自然的壮丽。

打包行李时,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一个人,那个在沙漠中叱诧的女人,三毛。不知几十年前,在撒哈拉沙漠的一角里的她,是否与我看到了相同的景象?又是否与我产生了类似的感悟?这一切都不得而知,关于那个女人的传奇,早在她离开我们的那一刻遁入沙漠的漫天黄沙之中,烟消云散。往后再来时,沙漠依然是沙漠,只可惜她缺席于此。

坐上返程的巴士,遥远的沙丘上传来了幽幽的驼铃声,隐约还能听到不知何处传来的吟唱之声。

“于是不愿走的你

要告别已不见的我

至今世间仍有隐约的耳语

跟随我俩的传说”